教学,需要耐着性子做

教育是一个挑动每个人神经乃至影响社会民生的话题。而教学则是一个永远说不尽道不完的生成话题;时代向前发展,课堂教学似乎始终跟不上时代质量追求的步伐。而稍有思想善思考的人都会对教学现状产生或多或少的看法。有的尽管囿于小范围针砭教学,但言之凿凿不乏一针见血;有的诉诸于文字,一落笔洋洋洒洒就成为一篇逻辑严密、掷地有声的声讨现行教学的檄文;有的不断的借微信博客而想使自己的课堂声名远播,以求满堂喝彩。

我们课堂教学的确有问题,我们的教学亟待变革,这已成为许多人的共识。而每次变革总是有一批敢为天下先的人,呐喊着尝试着,激情澎湃,期望一改教学往昔的容颜,甚至奢望教学从此脱胎换骨,却往往忽略了教学的根本大法:尊重学生的成长规律。

尊重学生是本土教学应该守护的理念。中国的课堂教学,积淀了许多优秀的经验,自然也沉浮着一些糟粕。对于年轻课堂本应取其精华、剔其糟粕,偏偏有些知识精英,偏爱国外的教学理论,利用自己理论权威的身份,积极推行国外所谓先进的教学理念,把我们的教学课堂变成了国外理论的试验田,希望借助国外的一揽子东西解决当下中国本土存在的教学问题。殊不知外国理论无论如何先进,必须适应当地的环境,尊重学生的学习规律,才能收获理论实践相结合的硕果。

课堂教学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工作。我们的教学需要用自己的双脚踏出一条新路,而不是机械的使用所谓“专家愿景”。而那些掌握着“理论”话语权的专家学者,他们只是站在高高的云端俯瞰教学,间或进入学校,蜻蜓点水听几次课,就以为洞悉中国课堂教学的症结所在了。于是凭着自己的满腹经纶,提出了许多“我以为”式的课堂主张,却忘了自己只是“偶在河边走”,怎知“中流之水急”?所谓的先进理念,最终只是连丝丝涟漪都难以激起。此前专家们的“三维目标”,为什么被受诟病?当“三维目标”悄然谢幕时,那些当初对课堂教学指手画脚的人、那些对“三维目标”大唱赞歌的人,应该不应该予以历史的审判?这些人把课堂教学搞坏了搞砸了!中学课堂教学成了专家的试验田。因此,当下的课堂教学还是要堵住这些满嘴跑理论的“洋专家”!一线教师期待的专家是课堂示范,经验熏陶;埋头走路,又抬头望天。

教学艺术每每是40年磨一剑。世上没有一件事是一蹴而就的。课堂变革需要时间,需要过程的磨合。许多怀揣着教学梦想的人,看到了教学的症结,毅然决然跳出专家的窠臼,创立自己的课堂,以实现自己的教学梦想,每每又急功近利而浅尝辄止。其实,课堂教学是一项慢工出细活的艺术。苏霍姆林斯基、陶行知、李吉林等,都是典型的实践练就的课堂教学专家!他们的课堂教学艺术多是在长期磨砺中生成的。传统紫砂制作每每是慢工出细活的艺术,任何浮躁、功利都不可能迎来艺术的春天。

面对教学,我们并不是缺少发现问题的眼睛,而是缺少解决问题的耐心。教学,无论是批判还是建设,都需要耐着性子做。

发布者

沈 庆九

江苏省特级教师,正高级教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